您现在的位置:新闻首页 >> 公司新闻 >> 重庆商报“民企老板-成立民营经济发展局”(转载)
详细信息

字号:   

重庆商报“民企老板-成立民营经济发展局”(转载)

浏览次数: 日期:2011年7月5日 14:52

  重庆商报“民企老板-成立民营经济发展局”(转载)

重庆商报于2006年8月29日,以"民企老板-成立民营经济发展局"为题目对杜总经理进行了整版专题报道,报道如下:

民企破困大猜想二 为民企营造一个家

  核心提示:家,一个温馨的地方。遇到难处可以回家求助,事业成功可以与家人共享,走了弯路有家人引导……一样,企业也是需要家的,特别是民营企业。于是,重庆的一位民营企业家大胆设想了一个“家”。杜长春,重庆杜克实业公司董事长,博士。8月8日,杜长春首次向市委、市政府提出成立民营经济发展局的大胆构想,而专家重大教授蒲勇健则对该构想给予了肯定。本报希望读者也对此构想发表看法参与讨论。

设想一:成立民营经济发展局

  杜长春说,自己说这番话时并不是一时心血来潮,从自己成立创办杜克公司多年来,他一直希望政府能成立一个专门为民营企业服务的管理机构。杜长春认为,民营企业发展局,应该肩负起整个民营经济的产业规划、政策制定、政策落实监督等一系列为民营企业排忧解难的职能。   

  杜长春说:“在具体操作过程中,可以考虑将中小企业局和工商联合并,改名民营经济发展局。”杜长春认为,目前为民营企业服务的主要是市中小企业局和工商联,但二者对民营企业的发展壮大所起的作用偏弱。

设想二:为民营企业保驾护航

  在他看来,“中小企业局目前的职能有限,能给民营企业带来帮助的仅仅是为200万资产以下的中小企业担保融资,而对发展到一定程度的民营企业来说,起不到作用;而工商联在民营企业的作用仅限于‘感情联络’。”   

  杜长春认为,中小企业局的职能落后,没有跟上民营经济发展的步伐。“同时,该部门的地位影响、资源分配权都明显不够。80年代以前,是国有企业打天下,有经委和计委(现为发改委)为其发展护航。现在重庆非公经济占据半壁江山,却没有一个强有力的政府权力部门来主管。”

设想三:调整官员政绩指标

  成立民营经济发展局,其可行性到底有多大?是否具备可操作性?记者对此走访了民营企业发展研究专家、重大工商管理学院金融系教授蒲勇健博士。   

  蒲勇健博士建议,对于区县主要官员的考核标准,市委、市政府可以将GDP中,民营经济的比重,视为对主要领导考核的一项指标,调整其政绩考核标准。   

  另外,可以考虑在民营企业发展局的管理下,组建重庆市民营企业研究所之类的机构,专门对民营企业的发展,提出建议性意见,定期给民营企业传送无偿市场信息,对民营企业家进行培训。

设想四:由副市长牵头民发局

  蒲勇健博士还认为,为体现政府的重视程度,至少应考虑由副市长领头,或市委市政府分管领导直接管理民营经济发展局。   

  在行政职权中,要形成一切民营经济工作,以民营经济发展局为主要管理机构的局面。可以考虑把现有中小企业局改组为民营企业发展局,抽掉经委、外经委等市政府可以调整的部门,将其涉及民营企业的管理权力统一归属到民营企业发展局。在民营企业局下调专门的政策制定机构、监督机构(重点监督对民营企业的政策是否落实)、综合执法机构。   

  如有必要,可由市政府协调,与中央直管部门,比如工商、税务等职能部门,在涉及民营企业的管理中,从多重服务的角度出发协助民营企业。尤其是在因职能划分产生矛盾时,应以服从民营经济发展局的管理方向为主导。

设想五:制定民营经济规划

  蒲勇健博士表示,要想民营经济迅速腾飞,新成立的民营经济发展局,应在市委、市政府的领导下,制定出关于民营经济发展的总体规划。这个规划,应该包含短期、中期、长期三个时期战略规划。引导民营企业正确发展,树立民营企业的支柱性产业。

其它设想:解决民企后顾之忧

  希望政府每年从民营企业的税收中拿出0.5-1%,为民企职工解决医疗保险、养老保险、失业保险及住房公积金等,以解决民营企业家的后顾之忧,减少人才流失之患。   

  从财政拨款或从税收中抽取一定资金,专门为民营企业成立一个民营企业担保基金或发展基金。   

  政府定期组织民营企业家,为民营企业家进行免费培训。

  政府牵头组织外地实力企业,为本地民营企业牵线搭桥,拓宽市场空间。

观点碰撞 成立民营经济发展局观点落后?

  艾先生是我市一退休干部,退休之前,艾先生也曾是重庆市一家经济主管部门领导。昨日,艾先生就“成立民营经济发展局”的观点接受记者采访。艾先生说,重庆民营经济难以发展上去,总结归根于管理模式问题。
 
观点一:
设民营经济发展局落后

  对于成立民营经济发展局的观点,艾先生却表达出不同的意见:民营企业家们,看到了问题的实质性,但提出成立民营经济发展局,其观点则显得落后。

    艾先生说,中国现在各种领导小组、各种管理办公室太多、太滥,这些机构的成立,都是按各地当时的主要领导思路在做。政府工作的重心,不能仅依靠每个领导一把手的思路,而应把自己应做的各项工作,都当成一种常态,更不能顾此失彼。艾先生说,如果成立民营经济发展局,可能从另一个角度看,表明政府施政水平呆板和落后,会对民营企业造成歧视。

观点二:
成立企业指导局更好

  艾先生同时提出自己的想法和建议,将现有的中小企业局、经委合并,合并后的名称改为企业指导局。

  艾先生认为,中小企业局在设立的过程中,便存在诸多问题:国家对于企业的大小,并无固定的衡量标准,哪些企业该中小企业局指导管理,其界限并不明确;政府成立中小企业局,从另一种意义上讲,又是对中小企业的歧视。而现行的经委,其前身是工交管理委员会,主要管理的也只是工交系统,其局限性非常大。两部门合并后,可以精兵简政,抛除传统的国企、民企观念,一视同仁;并制定出专门的发展规划、研究政策。

案例一 身份歧视 导致招标受到排挤

   改革开放20年来,重庆民营企业发展环境与前几年相比,确有很大改善。

  但与沿海相比,重庆政府部门对民营企业产业引导、规划很多都停留于口号和纸上,部分区县政府,甚至从心里面仍对民营企业存在歧视心理。这也是目前民企发展受困外部环境的原因之一。下面两企业的遭遇,更能说明改革势在必行。

  今年6月,铜梁县卫生局药房托管领导小组办公室,对铜梁县人民医院、铜梁县中医院、铜梁县妇幼保健院,进行药房托管经营招标。

  听闻这一消息后,市内多家民营药品经营公司,纷纷赶赴铜梁,希望自己的企业能通过公开方式竞得标书。但企业家们赶赴铜梁之后,才发现自己由于出生地位限制,所有民营企业均被限制于招标范围之外。

  在采访中,记者拿到铜梁县药房托管领导小组办公室发布的招标文件,文件中非常明确地对投标人身份进行了限制:“依法取得《药品经营许可证》和《药品经营执照》的大型国有公司或国有控股公司……”

  就这一条,重庆市内1000余家民营药品经营公司便被拒之门外,从而彻底丧失掉投标资格。

  而在这种发展氛围之下,政府支撑民营企业发展,很大程度上也就成了一句空话。

案例二 缺乏引导 痛失产业发展良机

  沙区回龙坝,是重庆最大的纺织基地。600余家民营纺织企业在那里进行最原始的加工。每年创下的产值达到20多个亿。但由于政府对民营产业的引导力度不够,缺乏民营产业规划,两年前,回龙坝里的企业,只能依靠坑坑洼洼的土路,把一捆又一捆的布匹往外拉。

  一个偶然的机会,重大工商管理学院一位教授来到当地调研发现,完全有机会可以形成产业链的回龙坝,当时竟然没有一家银行,没有一家旅店。每天成千上百万元的交易,竟然只有通过现金。客人来此谈业务,呆的时间不敢太长,怕天晚了,没有住所,没有车辆回到城区。

  赶回学校之后,蒲勇健教授连夜给市领导写信,坦言陈述回龙坝的潜在经济增长点。蒲教授的信,引起市长高度重视。在市长督促下,回龙坝如今终于通了水泥路。

  由于缺乏产业链,600余家纺织企业生产出来的布匹,大多都被江浙一带企业运走。更令蒲勇健教授心痛的是,贡献最大的重庆民营企业没有赚到多少钱,整个纺织最赚钱的一块——印染,由于重庆本地缺乏印染工厂,只有眼睁睁地看着江浙商人把钱赚走。

详细报道可参考8月29日重庆商报
http://www.chinacqsb.com/Get/News/Chongqing/Redian/0682907142753854_2.shtml

 

 

 

所属类别: 公司新闻

该资讯的关键词为:

6码很准的网站